中国经济已触底,扩张周期会持续多久?

作者:--发表日期:2019-05-22 23:45:36
    尽管四月经济数据走弱,但笔者保持中国经济已触底的观点不变,并且经济可能持续改善。中国过去20年的商业周期主要是由国内政策的变化决定的,如果最近三年的商业周期继续展开,目前的增长好转可能持续到2019年第四季度或2020年初。
    中国宏观经济是否已触底?
    中国四月公布的经济数据不如预期,但笔者此前在与欧洲、加拿大和中国客户的交流中发现,中国经济增长改善的观点已被市场广泛接受,即使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提高了对中国2019年经济的展望。
    今年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6.4%,与去年第四季度持平。笔者此前根据一季度数据所建模型显示,高频宏观变量已经全面改善,无论从投资到生产还是从零售到出口,商业活动的加速程度高于官方统计报告,展望未来,中国经济增长将继续加速的可能性很大。     首先,政策宽松的影响可能会继续渗入经济,特别是在财政方面。计算表明,今年通过各种渠道实施的净财政刺激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5%,比前两年大幅上升,几乎可以肯定的是,财政刺激的影响将在未来几个月加剧,进一步推动商业活动。     第二,政府正在考虑采取措施以促进消费,包括为购买新能源汽车、电子产品和家用电器提供补贴。未来几个月将公布哪些措施仍有待观察,预计对部分消费的低迷情况有扭转作用。          第三,宽松的金融环境和不断下降的利率将有助于房屋销售,从而促进房地产投资。事实上,房地产投资在过去的一年里一直相当活跃,尽管经济急剧放缓,这表明经过多年的去库存过程后,住房库存一直处于低水平。随着房屋销售的恢复,房地产投资可能会继续出人意料的上涨。     最后,虽然增长的改善是由政策宽松引发的,但经济可能会发展出一些内生的势头。政策再通胀和实际商业活动的改善将增强企业的定价能力,这将导致更快的名义增长和更快的利润恢复。这一点,再加上商业信心的提高,将反过来促进私营部门的投资,帮助政策驱动的增长复苏。事实上,最近的商业调查显示,公司部门的盈利能力和投资意愿在迅速恢复。     简而言之,笔者预计中国经济将继续复苏,因为随着商业活力的改善,中国的企业利润可能会加速增长。     经济向好,股市该如何看待?笔者认为,对中国股市而言,尽管此前经历过大幅上涨,后又回落,但现在就变得谨慎仍为时过早。
    A股和港股的股票估值指标仍徘徊在历史水平的低端,突显出进一步扩大估值的空间,没有明显的市场狂热迹象。
    此前股票价格上涨后,A股市场的股票交易量和保证金购买量显著增加,但它们并不像2015年泡沫最严重时那样狂热。
    总之,在年初经历牛市,之后回落,上证指数涨17%的情况下,笔者仍然看涨A股。     对中国商业周期的持续性探讨
    自2000年代初以来,中国经济经历了五个明显的商业周期,其中全球金融危机前的两个周期都跨越了四年,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周期变短,每个周期持续约三年。     中国经济在2008年第4季度、2011年第4季度和2015年第1季度出现触底回升。这段时期,政策环境较以往更加宽松,如2008年11月,中国政府公布了应对全球金融危机的大规模支出计划,同时大幅削减了政策贷款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RRR);2011年12月,中国人民银行开始削减RRR,随后几个月又开始降息;2014年11月,中国人民银行公布了一项针对全球金融危机的大规模支出计划,再次开始同时下调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
    最近一起周期触底则是发生在2018年第4季度。这与2018年4月,央行降低存款准备金率,随后财政刺激相关。
    笔者认为,尽管全球需求出现波动,中国过去20年的商业周期主要是由国内政策的变化所决定的,如果最近三年的商业周期继续展开,当前中国经济增长好转可能持续到2019年第四季度或2020年初。
    哪些因素会终止这轮复苏?
    外部因素和国内因素都可能缩短中国的商业周期扩张。外部风险因素可能是与美国的贸易紧张关系再度升级,或是美国经济衰退,这两个因素都可能打击中国的出口,这可能迫使中国延长油门踏板的时间,抵消或者部分抵消外部需求的疲软。
    相对外部因素,笔者认为,过早的国内政策紧缩是对中国周期性前景和金融市场积极评估更大的一个潜在风险。
    近年来,政府决策在周期性增长和长期结构性之间做平衡。经济增长放缓优先考虑政策宽松,而经济增长加强时,可能带来结构性担忧,如去杠杆化、削减过剩产能、控制房价和减少污染等。此外,尽管中国一再承诺采取“有针对性”措施,但不排除出现一刀切的紧缩措施,而这可能将趋势从扩张扭转为硬着陆。
    而一季度信贷的急剧增长也再次引发了监管机构对过度放贷的担忧,信贷和影子银行业务活动的进一步大幅增加未来可能会受到更严格的审查。
    另外,由于非洲猪瘟的蔓延,中国猪肉价格再次开始大幅上涨,给总体消费物价指数施加了上行压力。历史上,食品价格上涨本身并不是货币政策的制约因素,但加上经济增长的改善,可能会引起央行更多的关注。     总体而言,笔者认为,虽然政策宽松的最大力度阶段已经过去,国内利率已经开始上升,但目前没有看到政策会明显紧缩的信号,展望未来,经济或将继续保持向好势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