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特朗普不再继续威胁伊朗,油价至少回落2美元

作者:钱小岩发表日期:2019-05-23 00:06:08
    不想谈判也不想局势升级,美国和伊朗的争端目前进入胶着期。     在4月22日,美国宣布不再给予伊朗石油主要买家的进口豁免后,时至今日,恰好过去了一个月。在这一个月中,美伊关系单边下滑。     美伊关系在当前成为影响国际油价的重要不确定因素,美伊之间时而剑拔弩张,时而又伸出橄榄枝,在这一进一退之间向市场传递出一阵阵冲击波,让市场常常无法适从。     20日,特朗普在连日的警告后,又话锋一转,突然在社交媒体推特上说,他正在试图同伊朗谈判。对此,伊朗总统鲁哈尼21日回应称,他愿意对话和借助外交途径化解分歧,但当前局势不允许这样做,留给伊朗的选项只有“抵抗与坚持”。     在传统上,伊朗有着很强的外交斡旋能力,在2015年伊核协议的谈判过程中有着很好的展示。那通过外交谈判,解决当前的美伊矛盾是否可能?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所长刘中民教授表示,美伊双方直接谈判的可能性在短期内基本上没有,伊朗草率地与美国谈判将非常被动,回到谈判的过程将是一个很缓慢的历程。     伊朗言明不谈判     20日,特朗普发推文指责媒体相关报道不实,并称美国一直寻求与伊朗进行谈判。在推文中特朗普称,“一旦他们准备好,伊朗就会给我们打电话。与此同时,他们的经济持续崩溃。这对伊朗民众而言很不幸。”     鲁哈尼在21日对伊朗法尔斯通讯社表示,当前形势下,双方不适合谈判,抵抗是伊朗唯一的选择。他说,“如果我们因为美国的挑衅行为退出伊核协议,那么除了美国,联合国和整个世界都将对我们实施制裁。我支持谈判途径和外交手段,但在当前形势下我们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抵抗。”     鲁哈尼更是透露,在2018年联合国大会期间,美国方面至少8次提出与伊朗进行会谈,甚至是特朗普与鲁哈尼的直接见面。     鲁哈尼还表示,制裁和经济战争给伊朗人民的生活带来麻烦,让他们更难获得食物和药品。这是一场针对伊朗的经济战争,美国犯下了“危害人类罪”。     在21日,美国媒体播出对伊朗外长扎里夫的专访。在节目中,扎里夫表示,“我们想做的就是出售我们的原油”,他还补充道,美国“就是一个不让别人买我们石油的恶霸”。     对于是否可能参与与美国的谈判,扎里夫也表达了与鲁哈尼相似的态度,他表示除非美国“尊重”伊朗,履行伊核协议下的承诺,否则伊朗就不会与美国进行谈判。     扎里夫说,伊朗不会屈服于威胁。他说:“伊朗绝不会受到威胁而参加谈判。”他表示,美国不能一边威胁,又期待伊朗加入谈判,正确的方式是尊重,而不是威胁。     扎里夫还表示,“如果升级的话,将会产生痛苦的后果”。不过他也言明,伊朗对于局势升级不感兴趣。     在20日,特朗普也用威胁的口吻表达了不愿事态恶化的态度。他说:“我认为伊朗将犯下一个大错,如果他们想做任何事情的话。”他进而表示:“如果他们做任何事,将面临巨大的武力,但是我们没有迹象显示他们要这样。”     特朗普的这一番表态被视为与日前巴格达“绿区”受袭有关。伊拉克安全官员说,伊首都巴格达市中心“绿区”19日晚遭火箭弹袭击,一枚火箭弹在“绿区”内美国驻伊大使馆附近的空地上爆炸,所幸未造成人员伤亡。“绿区”位于巴格达市中心,是伊拉克政府机构以及美国和英国驻伊拉克大使馆所在地。这一区域由伊朗支持的什叶派民兵控制,当地警方正在该区搜索嫌犯。     伊拉克安全部队随后在巴格达东部发现了一个火箭弹发射器,有美国媒体揣测,不清楚这枚火箭弹是没有命中目标,还是故意打偏以传递某种信息。     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15日表示,美国国务院已下令驻伊拉克大使馆和驻库尔德自治区城市埃尔比勒领事馆的美方非紧急工作人员撤离伊拉克。     进入胶着期     美伊紧张局势开始走入胶着期,双方均不想升级局势,但谈判的条件远没有成熟。     能源对冲基金再次资本(Again Capital)的创始合伙人基尔杜夫(John Kilduff)表示, “我不认为特朗普想要打一场战争,战争会使他连任受挫。”另外,基尔杜夫说,如果来自美国的威胁言论降温,油价至少可能会回落2美元。     与伊朗发生热战,也不符合特朗普一贯以来的外交主张。他在2016年赢得总统选举,部分原因在于他许诺让美国远离海外的军事冲突,因为他认为美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军事行动代价过于高昂。今年年初,他曾命令美军彻底撤离叙利亚,但是在反对声中,他最终选择在叙利亚保留一部分军队。     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认为,当特朗普说他希望伊朗给他打电话要求谈判,他是认真的。     欧亚集团分析师罗姆(Henry Rome)和赖特(Jeffrey Wright)表示,“特朗普对自己的谈判能力充满信心,并相信他可以达成其他总统无法达成的协议”。他希望在伊朗谈判中复制与朝鲜谈判的模式。     一方面是特朗普的一厢情愿,另一方面是伊朗的抗拒。刘中民教授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伊朗虽然自身承受很大压力,但自身看得很清楚,美国也面临选择的困境,轻易发动一场战争也不是特朗普的本意,特朗普当前几乎已经用尽除军事打击以外的所有的手段。美伊双方直接谈判的可能性在短期内基本上不存在,伊朗拒绝再次与美国谈判主要出于四点考虑。     首先,特朗普一直认为2015年达成的核协议对美国不利。如果伊朗要接受重新谈判的话,对于伊朗的限制和压制肯定要比2015年达成的伊核协议严苛得多。     其次,选择与美国单方面谈判,就意味着伊朗自身也退出了2015年的伊核协议,从道义上对于伊朗不利。伊核协议是六方共同达成的,留在这份协议的框架下,更有利于伊朗主张自己的权益。     第三,如果伊朗当前接受谈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意味着伊朗屈服了美国的压力,被迫回到了谈判桌。加之特朗普在外交政策上的出尔反尔,加重了伊朗与美国谈判的风险。     最后,伊朗的内政因素,伊朗国内保守派和改革派一直就此问题进行斗争,伊朗领导人很难进行妥协,如果接受谈判,会将伊朗领导人置于不利的境地。     鉴于美伊关系进入不战不和的新阶段,在短期内,双方的口水战仍然会刺激市场的紧张情绪,但从长期看来,美伊关系的冲击波将逐渐平静。     此外,由于页岩油等能源的崛起,国际能源行业的布局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中东原油的地位在逐渐下降,这也注定了政治因素对于油价的支撑是短暂的。